http://www.myship.cn/

我的航运网>航运百科>其他>航运人的明星子女——船王蔡天铎之子蔡康永

航运人的明星子女——船王蔡天铎之子蔡康永

不能不说的宁波往事 
父亲是太平轮船主

他是没落贵族

蔡康永祖籍宁波,父亲蔡天铎是上世纪40年代上海的大轮船主,1949年沉没的著名豪华客轮“太平轮”就是蔡家产业。《宁波帮大辞典》中有关于蔡康永父亲蔡天铎的文字记载:蔡天铎是钟公庙高塘桥蔡家人,1933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法律系第一届,1935年在宁波从事律师工作,抗战期间办了中联企业,抗战胜利后转而从事航运业。1949年前往台湾,是台湾资历最久且最有名望的大律师之一,1977年创办永联空运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长。 
蔡康永与父亲的年纪相差50多岁,蔡康永曾形容他与父亲就像忘年之交。他在回忆父亲时曾经提到父亲的大嗓门,“宁波人讲话其实很大声,我小时候常被我爸爸接电话的声音吓到,我每次以为对面有人死掉了。”他说,因为他爸爸打招呼很热情,电话一接起来就会很大声地说“喂,你好你好”。他爸爸他们觉得这样子很有礼貌、足够热情。从父亲身上,蔡康永学到了幽默。“我小时候看爸爸打麻将,他永远都是逗人家笑的人,他要放一张牌出去,一定要满桌子逗需要那张牌的人,不会很爽快就打出来,如果他扣了别人的牌,他也一定会消遣那个被他扣牌的人,他乐在其中。这方面我得了他的真传,我不喜欢跟大家一起的时候很无聊,会把场子弄热。” 

关于家道中落,蔡康永在童年自传《痛快日记》中的《我家的泰坦尼克号》一文中说,“唯一一次,爸爸跟我说起太平轮的事,是在我念初中的时候,读到报纸上在讲‘船王董浩云’的消息。爸爸就提到太平轮航行一段时间后,董浩云的船公司才渐渐拥有他们自己的轮船。”在台湾出生、长大的小男孩蔡康永眼里,爸爸是一个台湾赫赫有名的大律师,和船王联系不到一起。泰坦尼克式的灾难故事,悲壮到难以想象和自己养尊处优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可是,家里有一些物件,比如钉皮的椅子,超级重的望远镜,提醒着蔡康永这段往事的真实存在。 
1949年除夕前夜,“太平轮”搭载着一群达官显贵和他们携带的财宝前往台湾。太平轮开到半路,不幸与荣氏家族的运煤船“建元轮”相撞而沉没,900多人遇难,仅38人生还,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太平轮沉没事件。 
蔡天铎只提过当时他们公司所拥有的每一艘轮船,一律都向欧洲的保险公司投保。唯独太平轮启用前,因为上海一位好友自己开了保险公司,为了捧好友的场,就把手上最大的这艘太平轮,让好友的公司承保。太平轮一出事,爸爸好友的这家保险公司,立刻宣布倒闭。所有赔偿,由轮船公司自己负担。官司始终无法解决,公司旗下太平轮以外的所有轮船,被铁链拴在台湾高雄港,直到全部锈烂,成为废铁。对蔡康永来说,太平轮事件实在太遥远了,远到所谓“我家的轮船”,他一艘也没见过。

不能不说的成长岁月

童年养尊处优

学京剧只为过打架瘾

1949年,蔡天铎抵台之后成了台湾声名显赫的大律师。1962年,蔡康永在台北出生。51岁的蔡天铎老来得子,把儿子当作一个宠物,并未对他有过严格的要求。尽管太平轮沉没事件后,蔡家家道逐渐没落,但父母从上海迁居到台北后,仍然保留着以前的生活习惯,蔡公馆的访客依旧川流不息,饭局与牌局日夜不歇。蔡康永从小被灌输“只有清朝以前的书才是好书,若不认识文征明(明朝画家),就算不上是传统知识分子”;6岁开始唱京剧,父辈之间谈的都是“梅兰芳”;11岁开始帮父亲拍油画,去拍卖所好像逛商场;家里的饭桌上,永远吃不到“家常菜”,胸中只背得出酒馆的菜谱。在蔡康永的童年记忆里,总是被大人们的麻将间、宴席、京戏、人来人往、强颜欢笑、金堆玉砌的太平盛世所环绕,一家人经常是“在社交场合团聚”。在这种生活和人群中长大的蔡康永,养成了一种冷漠、疏离的观察习惯。

15年班长、学生会主席、平剧(京剧)团主演、全省演讲冠军、全省作文冠军,教育部长发奖状、照片上报纸头版、载入校史,从幼儿园到高中,蔡康永都是在台北市知名的私立学校再兴中学度过的。再兴是绝对的贵族学校,蔡康永同学的父亲们不是“五院院长”,就是“国大代表”、“立法委员”,清一色的名门权贵。蔡康永和其他大家族的少爷千金一起读书写字,但是看到别的工人家庭的小孩可以打架,也让他很羡慕。所以儿时无架可打的蔡康永,从7岁就开始学唱平剧,因为在他看来,在唱戏的过程中,可以穿着盔甲、带领群队跟别人打架,是件很过瘾的事。蔡康永11岁登台唱平剧《四郎探母》,饰演杨四郎,剧照登上台湾《联合报》和《中国时报》头版,并由中国电视公司录影播出。

少年离经叛道 

24岁赴美攻读影视制作 

到了大叔的年纪,却长着一副很乖的娃娃脸,蔡康永因为像小王子一样温暖、善意,但掩不住叛逆、搞怪的孩童个性,所以粉丝为他加了一个前缀“不乖小王子”。蔡康永的反叛是骨子里的反叛,从思考方式到行为方式的反叛,就像他的博客内容,永远都是奇奇怪怪的电影和书籍,还有奇思妙论。“不管是兴趣或工作,都应该为自己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如果一个人在一生中,都不能得到这样的感觉而痛苦地活着,实在是对不起自己的人生。”蔡康永这样说。 

在《那些男孩教我的事》一书中,蔡康永曾经以编号代替姓名,描述了66个他生命中重要的“男孩”,其中包括编号98号的张国荣。 

传统的名门世家除了给蔡康永贵族的生活和气质之外,并没有影响他爱憎分明的本性。高中时期,因为有外校学生考进了他们这所台湾最顶层的权贵学校,他才知道原来台湾是有穷人和劳工的,而自己的家庭是属于剥削阶层,他觉得很对不起台湾的穷人,于是开始利用职权在校刊上发表《共产党宣言》。结果,他被学校记大过,失去了考入台湾一流大学的机会。 

按照上流社会的生存法则,蔡康永应该成为一个正襟危坐的世家子弟,然后成为一名作家、医生,或者子承父业当个知名的律师。在台湾念完大学后,蔡天铎对他说,“你一定要去念一个硕士学位,而且必须是美国最好的大学”,可是谁也没料到,1986年他会去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攻读电影电视制作专业。这件事也让蔡爸爸在朋友圈子里“很丢脸”。因为在老一辈人心目中,进演艺圈就不该去学校学。 

不过,父亲为了把蔡康永送进他心目中的电影学院,就找了一些强而有力的推荐者来写推荐信,其中一位就是香港著名导演胡金铨。

不能不说的圈中生涯 

顺风顺水 

独特的成功之路 

经过3年的留学生活,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编导专业毕业后,蔡康永认为自己的人生看得到开始,看不到结局。回台湾后蔡康永从投稿写影评开始打入影视圈,因为他不按常理出牌,嬉笑怒骂中夹带着批判的文风,蔡康永成了另类颠覆的代名词。随后他担任影评人在《联合报》、《影响》杂志等媒体上发表影视评论。 

他曾担任李连杰主演的《功夫皇帝方世玉》的编剧,和白先勇一起为谢晋执导的《最后的贵族》做编剧,还曾担任许鞍华导演的《客途秋恨》的策划和制片经理,并代表许鞍华出席当年的戛纳影展。只不过看过太多电影圈“十载寒窗无人晓”的故事后,蔡康永认为自己不是像李安那样能熬得住的人,他不想这样耗费人生。 

1996年蔡康永开始主持《翻书触电王》,后来主持的名人访谈节目《真情指数》和青老年人沟通节目《两代电力公司》都广受好评。2004年,蔡康永与小S共同主持综艺访谈节目《康熙来了》,以幽默、搞笑、无厘头的风格获得巨大成功。

有人形容蔡康永是“名士风流”,不会很快,也不会很慢;不会很冷,也不会很热;睿智但不尖刻,诙谐而不庸俗。他笑眯眯地抛出热辣的话题,又在对方陷入窘境之前适可而止。 搭档小S这样评价蔡康永———“跟他聊天绝对不会被刺伤,还会被附加的一两句小夸奖逗得人心花怒放,又感觉真诚不滑头。” 

在作家的道路上,蔡康永走得也很成功。他有个习惯,每当要告别生命中的某个阶段,就会出书。他用《痛快日记》告别童年往事,用《LA流浪记》告别异国求学时期。他用《说话之道》为主持人事业交出了一份成绩单。 

去年刚出版的首部爱情疗愈小说《蔡康永爱情短信———致未知的恋人》,记录女主人公逗点勇敢追寻爱情的故事,那么这回是要告别什么呢?蔡康永在书中解释,这次“蔡康永想做的,是召唤幸福的咒语,能把灵魂巩固了,然后丢在飘荡的人生里,当成救生圈”。你看懂了吗?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