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myship.cn/

我的航运网>航运资讯>新闻资讯>打破长江水运“肠梗阻”!重庆10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提交这个建议

打破长江水运“肠梗阻”!重庆10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提交这个建议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重庆代表团10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提交《关于尽早决策建设三峡水运新通道缓解长江航运瓶颈的建议》,建议国家抓紧决策,尽快批准“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和葛洲坝航运扩能工程”立项,尽早启动实施。

  据了解,在全国两会期间,重庆团全国人大代表已经是持续第7年关注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建设。全国两会召开期间,代表们提交相关建议,闭会期间,展开专题调研,围绕打破长江水运“肠梗阻”问题,履职尽责,一直坚持。

  为何重庆团全国人大代表一直关注这个问题?因为打破长江水运“肠梗阻”对于重庆来讲太重要了,事关重庆加快建设内陆国际物流枢纽和口岸高地,事关内陆开放高地建设,事关重庆高质量发展,也事关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

  近年来,重庆不断强化通道功能、枢纽功能,降低物流成本、提升通道效率,不断提升铁公水空多种方式联运优势。

  目前,重庆长江沿线港口货物和集装箱吞吐能力占长江上游的70%,已成为长江南京以上最大的内河港口,长江上游地区最大的集装箱集并港、大宗散货中转港、滚装汽车运输港及邮轮母港。

  同时,周边省市货物通过重庆港中转比例达到45%。近年来,重庆汽车、摩托车、钢铁、能源、装备、化工等重点企业的物资绝大部分通过水运实现,全市90%以上外贸物资通过水运完成,水路运输已成为重庆外贸运输和周边省市货物中转的主通道。

  建议认为,长江水运优势明显,目前水运平均运价0.03元/吨公里,特别是三峡成库以来,航道条件显著改善,水运成本低、运量大、能耗少、污染轻的比较优势凸显,对促进川渝及周边地区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是川渝及周边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

  一组数据可以看出长江水运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三峡断面货物通过量由2004年的4309万吨增加至2019年的1.48亿吨,年均增长9%。同期,重庆市水运量由1907万吨增加到2.11亿吨;四川省水运量从2928万吨增加到6896万吨。

  正是因为长江黄金水道的优势,造成运输量大幅度增长,三峡船闸已连续9年超负荷运行,形成了“肠梗阻”。

  建议指出,自2011年三峡船闸提前19年达到设计通过能力以来,船闸拥堵日益严重;2016年在船闸没有实施检修停航的情况下,日均待闸船舶262艘次,最高489艘次,过闸船舶平均待闸时间44小时,最高379小时;2019年三峡船闸在同样没有停航检修的情况下,船舶平均待闸时间达到了83.3小时,是三年前的近两倍;船舶运营成本大幅上升,周转效率下降,长时间待闸大幅增加水运运输行业营运成本约20-30亿元,同时造成船舶营运效率下降,据调查,船舶运营航次已经由往年12航次左右下降到9个航次左右。

  尽管近年来采取了多种积极措施挖掘现有船闸潜力,但现有船闸挖潜最多只能达到1.5亿吨左右的能力,而2019年三峡船闸年通过量已经达到1.48亿吨。根据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的最新研究成果,到2035年,预计三峡船闸通过货物需求将达到2.2亿吨以上。

  据了解,有关部门也研究提出了铁路分流和翻坝转运的措施。但建议认为,铁路分流和翻坝转运能否缓解三峡船闸过闸拥堵具有较大不确定性,且该方案只能解决通道问题,不能解决低成本运输的问题。

  因此,建议提出:“只有尽快建设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才是解决三峡航运瓶颈制约的根本措施。”鉴于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建设需要8年多的时间,因此,建议国家抓紧决策,尽快批准“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和葛洲坝航运扩能工程”立项,尽早启动实施。

  重庆团全国人大代表多年持续不断的建议,引起了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去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家发改委派员到重庆代表团住地,当面听取代表的意见建议。

  据了解,目前,国家有关部门已对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和葛洲坝航运扩能工程开展多次论证,国家发改委已完成项目建议书审查并上报国务院,项目工程建设在技术上是可行的,建设必要性也得到相关部门、专家的认可。2019年,“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和葛洲坝航运扩能工程”作为抓紧推进前期工作的重大项目写入了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

  2018年8月,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钮新强在《建设三峡水运新通道、提升黄金水道支撑力》文章里曾表示,推荐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一次新建两线船闸,葛洲坝航运扩能采用三号船闸拆除改建方案。新通道船闸规模突破既有船闸的水平,能满足吃水5.5米的大型船舶过闸需求。工程一旦建成,三峡通航建筑物年单向总通过能力可达2亿吨左右,满足2050年预测1.4亿吨的年单向货运需求,并留有一定的发展空间。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建成后,将彻底解决三峡船闸供需不平衡、船舶积压严重等问题,船舶待闸时间将明显缩短,基本可控制在24小时以内。

  当然, 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和葛洲坝航运扩能工程的具体建设方案,还要以国家相关部门最后确定方案为准。

  建设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畅通连接长江上中游的节点,提升黄金水道航运能力,对发展绿色交通、保护生态环境、提高全社会经济发展质量、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加强与“一带一路”建设衔接等都能起到重要支撑作用,是当前推动实施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

  重庆团全国人大代表多年来坚持不懈,持续关注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建设,部分上一届代表“卸任”,新一届代表接续呼吁、代表联名建议上的名字发生了变化,但不变的是对国计民生的殷切关注和履职尽责、勇于担当的精神。

  学校要对老师和学生开展健康监测,尤其是对于班级做好晨午检制度,严禁一些有症状的孩子带病上课。要控制聚集性活动和校内人员的密度,孩子们之间要保持一个安全的防护距离。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