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myship.cn/

我的航运网>航运资讯>新闻资讯>四川打造水运新平台 布局四大运输体系

四川打造水运新平台 布局四大运输体系

  阅读提示航道与港口群有机结合,建成我省大运量、低成本、能耗少、污染小的对外运输通道;布局合理、功能完善、专业化程度高、多种运输方式有机衔接、集疏运网络完善的次级交通枢纽的形成,将使长江上游集装箱枢纽港的作用得到充分发挥;以港口群发展促进港口城市、临港工业和沿江经济发展。泸州、宜宾、乐山成为长江上游重要的港口城市,形成沿江经济发展带。

  日前,我省出台《泸州—宜宾—乐山港口群布局规划》,明确泸州港、宜宾港和乐山港将充分利用我省水运资源,着力打造西部综合交通枢纽体系中的次级枢纽。

  摊开地图,泸州、宜宾位于川南经济区,乐山位于成都经济区,紧邻攀西经济区。泸州—宜宾—乐山港口群的进一步打造,“一条水路搅活一方经济”,首先取决于港口群航道与港口的界定。

  四川长江干线是长江黄金水道的重要组成,岷江是重大装备出川运输的主通道,《规划》恰好是对二者的充分利用。港口群规划范围内航道包括长江(水富—泸州彩溪口)和岷江(乐山—宜宾)航道。长江(水富—泸州彩溪口)航道长258千米,其中,宜宾合江门—泸州彩溪口228千米为三级航道,可常年昼夜通行1000吨级船舶,中洪水期可通行3000—8000吨级船舶,2000吨级船舶通航保证率可达70%;水富—宜宾合江门30千米现为五级航道。岷江(乐山—宜宾段)航道里程162千米,在宜宾合江门汇入长江,为四级航道。

  港口群包括泸州港、宜宾港和乐山港,其中,泸州港是全国28个内河主要港口之一,宜宾港和乐山港是地区重要港口。三个港口主要承担集装箱、化工产品、重大件、煤炭和矿建材料等货物运输。

  从地理位置看,港口群无疑将成为大大提升川南经济区和成都经济区竞争新优势的重要载体,成为成渝经济区与四川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

  近年来,随着全省经济社会的加快发展,长江沿线港口吞吐量持续增长。长江干线重庆至宜宾三级航道建设已基本完成,泸州港国际集装箱码头一期工程、乐山港大件码头等先后建成投产。

  相关预测显示,港口群货物吞吐量2012年、2020年和2030年分别为3164万吨、7609万吨和15628万吨。泸州—宜宾—乐山港口群如何打造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规划》明确提出将分三步走:

  至2012年,港口群货物通过能力达到4280万吨,其中泸州、宜宾两个港口的集装箱泊位数分别达到6个和8个,港口群集装箱通过能力达到200万标箱;至2020年,港口群货物通过能力达到9330万吨,其中泸州、宜宾、乐山三个港口的集装箱泊位数分别达8个、14个和7个,港口群集装箱通过能力达到400万标箱;至2030年,港口群货物通过能力达到16940万吨,其中泸州、宜宾、乐山三个港口的集装箱泊位数分别达到25个、34个和14个,港口群集装箱通过能力达到940万标箱。

  届时,港口群将主要为省内腹地物资进出口及长江上游沿岸地区石油、煤炭、矿建材料等中转运输提供高效、便捷的服务。而“三步走”的策略也恰好体现出“重点突破、适度超前、循序渐进”的原则。

  《规划》第一次清晰划分出四大运输体系——集装箱、干散货、化工品、件杂货,凸显出适应经济、突出重点、合理运输、资源节约的重要原则,突出了大型作业区的重点作用。集装箱运输系统,在岷江—长江干线布置龙溪口、李子坝、旦沟、志城、罗龙、学堂坝和老江坝7个作业区。同时,布置永利、方山、密溪沟、马鸣溪、盐坪坝、二龙口和河口等7个大型散货作业区。《规划》还提出,据川南建设能源和重化工基地的要求,依托大型化工园区布置阳春坝、河东等2个大型化工作业区。

  此外,在岷江—长江干线布置泰安、旦沟(近期)、神仙桥、豆坝、白沙湾、新发、桥沟和下渡等8个件杂货和重大件作业区。

  《规划》根据我省现有工业发展基础和布局,发挥泸州—宜宾—乐山港口群临江、近港的优势,整合现有工业园区、工业集中发展区按照集约、集中、集群的原则,合理布局临港工业,重点发展化工、机械制造、食品饮料、轻工纺织、新能源新材料等五大临港工业。不难看出,港口群工业抱团发展的同时,错位竞争更彰显其中。

  畅通水运大通道,建设水运大港口,是内陆地区走向开放、融入全球物流链的重要途径之一,布局临港产业园区、培育沿江产业带,已成为沿江地区提升区域竞争力的一种重要举措。

  问:今年共有15亿投向水运基础设施建设,支撑西部综合交通枢纽建设。目前,水运在综合交通中的格局是怎样的?

  答:《泸州、宜宾、乐山港口群布局规划》近期通过了省政府审议,这表明四川建设贯通南北、连接东西、通江达海的西部综合交通枢纽的战略部署,把发挥水运通江达海优势放在了显著位置。

  泸州-宜宾-乐山港口群是四川省经济较发达、航运条件最好、综合交通条件最优越的地区,具有发展江海直达运输和“铁公水”联运的良好条件,把泸州、宜宾和乐山打造成出川和出国的水运口岸以及全球物流链在中国西部内陆地区的重要节点、重要支撑。

  港口具有集聚和辐射作用,是支撑枢纽的宝贵资源。有了水运运输方式的参与,才能形成真正意义上的综合交通枢纽。泸州-宜宾-乐山港口群将在西部综合交通枢纽体系中承担次级枢纽的作用,并成为成都经济区最便捷的国际水运口岸,有效弥补成都主枢纽无水的遗憾。

  问:我省综合物流成本占GDP的比重为21.5%,比全国高3.1个百分点,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水运“短腿”所致。如何接长短腿?

  答:从全球经验来看,港口都有个超前投入超前建设的过程,因此四川要快马加鞭建设港口。

  建设港口群,是区域合作深入推进的客观要求。长江黄金水道是联系我国西部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最重要的纽带,岷江—长江、嘉陵江—长江是最便捷的水运出川大通道,规划建设泸州-宜宾-乐山港口群、发展广元-南充港口群,对加强四川与长三角合作、四川与西南西北省区合作以及川南、成都和攀西经济区之间的合作和经济区内部合作,都具有重要意义。

  发展水运经济还是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必然要求。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这就要求港口建设不仅在数量上,而且在品质、效益和竞争力等方面达到更高水平,要求港口规模化、集约化发展。

  《规划》还充分考虑了港口群集疏运通道与腹地综合交通网的衔接,重要作业区之间与高等级公路对接、预留进港铁路。

  问:泸宜乐港口群对川南、攀西、成都三个经济区和沿长江带发展的带动作用显著,怎样看待《规划》提出的以港兴城、以港兴区、以港兴带?

  答:港口产生的效益只有很少一部分留在港口本身,主要体现在对区域经济的拉动上。长江上游经济带是我国西部大开发的重要轴线。泸州-宜宾-乐山港口群有利于构建长江上游经济带、提升成都经济区,形成四川乃至我国西部地区新的增长极。通过布局临港产业园区、培育沿江产业集群、催生临港工业与港口物流业等产业发展,大力发展港口经济,从而促进沿江经济带发展,对构建长江上游经济带、提升成都经济区、形成四川乃至我国西部地区新的增长极,都具有重要意义。

  港口群最直接的经济腹地为成都平原、川南、攀西三个经济区,间接腹地延伸到滇北、黔北以及陕、甘、藏、青等西部六个省区的部分地区。紧邻成都的乐山港,是成都经济区最便捷的水运口岸,加快港口群建设,形成成都经岷江—长江至上海的集装箱多式联运通道,对成都经济区加强与长三角合作、开拓国际市场,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相关文章阅读